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9年02月12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A5]

往事如缕长追忆

  去年十月初因缅怀吴炳贤(白羽)老师写了一篇短文,随后绞尽脑汁、搜遍枯肠陆续又写了三篇随笔,因几次投稿而与《国际日报》结缘。之前并不曾上网拜读过前辈们的大作,趁着圣诞至元旦期间这段空闲时间上网浏览。这网站包罗万象、应有尽有,假以时日,以往许多失之交臂的如林佳作,当可一一读到。
  从林越学长的作品开始,接着读到伍耀辉先生自2012始逐年发表的“生肖漫笔”系列,夏之云、意如香、许菁栽、红方、高鹰、丁剑,闻喜等前辈们(恕不一一例举)的大作,篇篇精彩,引人入胜,令我爱不释手,一篇接一篇地读个不亦乐乎。越读越感到自己的才疏识浅,与诸位前辈相差的实在太远了,若是早读到的话,那或许是不敢去投稿献丑了;其实现在才读到也不算迟,希望能从中汲取写作技巧,提升创作水平。
  2018年12月21日林越学长在报刊发表一篇《天净沙·阿劳河畔》:
  翠峦村居桅樯/旧城故园清江/游子梦萦家乡/欢聚祠堂/老店咖啡飘香
  让我想起童年时父亲经常牵着我的手到咖啡店吃早餐的情景,当年小镇的咖啡店清一色是海南人开的,最难忘的那股弥漫于空气中混合着咖啡与烤肉串的香气,那是游子记忆里永不磨灭的家乡味道。岁月不饶人,一晃,如今父亲已垂垂老矣。半年前他因急性前列腺肿大导致小便不通,带他到城区纪国璋医师处看诊,因尿液潴留过多不便施针,遵医嘱必须立刻送去医院急诊室安装导尿管。手术治疗后,除了泌尿科医生给的药,也服用纪医师自制专治前列腺肿大的中药包,中西合璧、双管齐下,经过数月的治疗和调养才逐渐好转。
  父亲十分重视我们的教育问题,1966年学校被封闭,我从华校初中一年级降级转入印尼公立小学五年级起读。高中毕业后,恰逢二堂哥结束其面店生意,携双亲欲迁往打横与大哥会合定居,因途经雅加达,父亲托他把我带上,并修书拜托同乡长辈林伟智伯伯介绍我到纪医师处学习针灸。修完六个月基础班后尚未继续,在一次机缘下,朋友的同事说起有家台湾人投资的合板厂急着招聘懂华语的员工,介绍我去应征。有幸被录取后,公司把我安排在营业部,从最简单的行政工作开始做起。没想到这份工作一做就是近四十个寒暑,一直做到退休。
  在这漫长的工作生涯里,除了努力工作外,我也找机会进修充实自己。1991年在老伴极力建议下试着去报考建国大学,毕竟离高中毕业已是16年多了,虽然仅以勉强过关的分数考入,还是决定把握住机会入校修读。因读夜校,花的时间较长,直到1996年才修完。2001年报名参加台湾的中华函授班进修各种课程;2004年8月在《国际日报》上看到中国长春师范学院的孟陶宁老师来本市开办为期四个月的“第一届国外汉语教师培训班”,也去报名参加,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去上课。值得欣慰的是,这些进修课程都完满的结业。
  还记得刚来本市时,是在同乡人那里寄宿,开始工作后,为了节省开支,向公司申请搬到位于Ancol 一带的合板仓库里住宿。一年后的农历新年前夕,下了一整夜倾盆大雨,把仓库那一区淹成泽国。清晨起身时惊见塑胶拖鞋在床边飘来飘去,水深至膝,所幸当时随身物件简单,稍微整理一下,背上包包涉水而过,把电单车推出仓库发动后,就一人一车绝尘而去……
  随后赶紧寻找新的寄宿处,在两年内搬迁了好几处地方,后来获得公司批准住宿在本市东区跑马场那一区的公司宿舍。每天早上六点就骑着电单车到位于城区的公司上班,路途可不近,在绿红灯等候时,看到熙熙攘攘来往不绝的人群,总会哼起当年流行的那首歌:
做人难呀做人难哪个人不想赚钱有人为了要养家有人为了吃和穿早晨起床忙着上班街灯下行人万千想一想渺小的我赚钱实在不简单做人难呀做人难哪个人不想赚钱为了赚钱到处跑做人难呀做人难
  生活再艰难也是一日一日地度过,大概在工作后的第五年,向公司贷款购买的小房子已粗略完成,才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住所。经过五年多的相处,公司里的一位女同事不嫌弃普通小职员的我,愿意和我同甘共苦携手共渡此生,有感于她的真诚,不久后就拉埋天窗了。
  在今年1月5日的《国际日报》上,读到老同事林志煌兄发表的“简单是幸福”。文中他想起任职公司期间和财务部同事们一同去Anyer埠合板厂出差盘点成品的描述,让我也想起退休前的一段往事……
  2013年起,合板厂已全线停产,收尾工作非常繁杂琐碎,困难重重。在李总领导下,经过两年多的处理,逐步解散员工,变卖所剩产品及半成品、材料、发电机、锅炉、重型机械、厂房等,到最后已拆剩空地的厂地也找到买主。我和善后的多数同事于2015年4月底离开公司,剩下10位左右留在雅加达的公司继续工作,管理公司大楼出租办公室间的业务及申报税务等。
  回想1974年,合板厂沿海而建,邻近Anyer Beach,面对巽达海峡,远处克拉卡陶子火山活跃时喷发的烟尘肉眼可见。当年厂房、仓库、宿舍、食堂、招待所沿着海岸一字排开。在合板业鼎盛时期,共有3千多名员工,包括50多位的华人职工,主要是台湾籍技术人员,华裔女大厨主理的烹饪小组,还有一部分本地华裔职员,笔者的老师陈耀顺(汉帝旦苏拉)也在工厂任职。
  去年12月22日晚上,在没有任何预兆下,巽达海峡突然发生海啸,巨浪袭击了五个地区,包括万丹省的万丹县和班德格朗县,以及楠榜省的南楠榜县、当卡穆斯县和伯沙瓦兰县。造成近500人遇难,1千多人受伤及1万6千多人流离失所,灾情惨重。
  巽达海峡海啸发生后,印尼华裔总会立即发动爱心捐款,其属下青年部、紧急应对天灾小组多次远赴灾区赈灾。今年1月9日周三下午在万丹省政府副省长办事处,安迪卡副省长高度赞赏印尼华裔总会为巽达海峡海啸灾民作出的贡献,并颁发感谢状表示谢意。
  笔者也是第一时间慰问仍然居住在工厂附近的友族工友们,天幸他们都平安无事,没被波及。窃思若在当年工厂仍在运作之际发生海啸或火山爆发,后果真不堪设想!的确,冥冥之中仿佛“自有天意”,感恩上苍庇佑,四十多年都安然无恙地度过了,也感恩以往岁月里遇到的帮助过我的人,衷心祝愿他们平安喜乐,吉祥如意。
  合板厂结束后,大家无奈各奔人生路,此生也许不再相见。而今回首往事,徒叹世事如戏,总有多少惆怅,无限感慨。

古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