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8年11月10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A5]

为了传承的记忆

-- 纪念坤甸振强学校创办111周年
  

许 志
四、西加最早的三语学校

  1948年,宋庆玉出任新中华中学(后改名振强中学)校长。宋庆玉校长是槟城英华学院、星加坡YMCA商科的毕业生,英文底子好,深知英文的重要,因此,宋校长很重视英文教育。
  印度尼西亚1945年8月17日宣布独立,但是荷兰在联合国军队协助下,企图继续殖民统治。
  1948年,宋校长高瞻远瞩,胆识过人,毅然决定开设巫文(即现在印度尼西亚文)课程,聘请马来族教师来校授课。
  振强学校成为西加第一所“三语学校”。开创了华文学校教育的新纪元。
  当然,当时华文还是主要的媒介语言,所有的数理化、生物、史地都用华文。因此,英、巫(印尼)文只是一般的语言教育而已。但是,在时代激烈变动时刻,敢于突破,振强学校的教育总是与时代同步,在坤甸及西加起了先锋作用。
  1950年,第三届初中毕业班的“毕业特刊”中,登载了三篇“临别赠言”,分别用英文、华文、印尼文书写,成为“三语教育”的历史明证。
  宋庆玉校长的临别赠言用英文书写:“What Does Grad
  uation Mean ?”(《毕业意味着什么?》)教务主任赖锡贤的华文赠言说:“祝诸位,自强不息,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最可贵的是巫文(印尼文)老师温芝粦(Munzilin As)用印尼文书写的题为“Bahasa Indonesia”(《印度尼西亚语言》)的赠言。他在文中简单又精辟地阐述如果华人掌握印尼语将可增进两个民族的互相理解和商业来往並准确地预想印度尼西亚语言在独立以后的共和国中,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苦口婆心地鼓励同学们学好印尼文。(注)
  五、敢于担当“可怜无定河边骨,竟是闺中梦里人”!
  这是原振强学校教务主任许行先生,以记者身份,在报告调查东万律惨案时,引用的一段诗句、(注
  日本侵略者,在1944年至1945年间,主要以勒索为目的,绑架近二千名手无寸铁的坤甸华巫精英,屡屡逼迫他们的家族,索取大量金银珠宝,最后还把他们屠杀、活埋。东万律万人坑的发现,彻底揭穿了日本军方的欺骗,伪称他们都还活着,到何地何处开会去了的谎言。
  日本投降了,战争结束了!大家是多么的高兴啊!可就在此时,唯独坤甸,却因为东万律惨案,沉在万分悲痛之中。胜利的消息却换来了亲人惨遭杀害,弃尸荒野的残酷现实。失望、悲痛、仇恨、气愤,充满了坤甸的街头巷尾。
  群龙无首,万人茫然,社会很快陷入无政府状态。就在这关键时刻,许行先生以及孙季刚、林烈元、林勇南等新老振强校长,团结坤甸的年青人,许丕冰、黄业良、林勤海、邓汉捷、许雄伟、林德明、黄诗虎、陈明堂、廖龙华等,很快地组织起来,成立了“坤甸中华公会”,自治管理社会治安。由许丕冰出任中华公会主席,孙季刚任秘书长。
  山口洋的林烈元、道房的林勇南两位原振强校长也分别在山口洋和道房成立了中华公会。
  许行和孙季刚在坤甸还办了华文报纸“中华日报”和“黎明报”,让社会大众信息畅通。
  特别重要的是许行先生亲自担任中华公会教育委员会主任。他整合了坤甸的教育资源,把原来潮州人、客家人、天主教会办的十多间小学联合起来,编成八间小学。原来振强小学为中华公学第一校(简称“一校”),原芳伯副厅的中华小学为第三校,原天主教的善牧小学为第五校等等,由许行先生担任总校长。原华侨中学和振强中学合并为“中华中学”,由李开训先生任校长。1946年6月份开始,全面复学,学生达2500人,教师130多名。
  振强人第一次在社会危急时刻,义无反顾站出来,力挽狂澜,敢以担当,真正地成为了社会栋樑。振强学校因此受到坤甸乃至西加广大社会大众的认可。
  后来历次历史事件,包括遣侨工作、选籍工作、给各地补充教师等,振强人总是走在前头。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每当唱到《毕业歌》这段歌词时,振强人都感到自己身在其中。(中)
5:特刊《百年振强》卷一 沧桑岁月 第62,63页
  
6特刊《百年振强》卷三赤道丰碑2007年第81,82,83页许以谦《战后南洋华侨概况 —— 西婆罗洲部》194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