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7年11月15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A5]
读报悟道系列篇之三

敬礼!英雄的泗水人民军

——为“十一·十”烈士节而作
  

胡儿
  晚间7时,朋多摩发表火辣辣的宣词,催促城中妇孺老少立即转移城外,11时,城内外四面八方,通往城外的各条大街、各条小巷都成为了逃难的人流。条条街路成为“人道”,条条小巷成为“人巷”。
  数不清的人流不断流,流到第二天凌晨,流到上午、中午、下午,流到深夜……
  泗水城内只留下将与英荷侵略军一决雌雄的人民军。他们在泗水防卫司令部的指挥下,此外,还留下妇女救护队成员、红十字会、护士团队、护士助理。
  11月11日凌晨,英军陆海两路又再炮轰泗水中心区,太阳一露脸,Raf型敌机又开始了猛轰狂炸。陆地战同时猛烈展开,肉搏战场面不断出现。
  人民军敢死队使敌军闻风丧胆,风声鹤唳,敌军仰赖的庞然大物——几乎铺盖马路的坦克,以及各种类型的装甲车,是他们进攻的对象。敢死队员携带着炸弹,猛撞敌军坦克,顷刻间轰然爆响,只见敌我双方粉身碎骨,同归于尽。
  泗水城已是一所人间地狱,尸体狼藉,印尼人、荷兰人、荷印裔、华人、阿拉伯人、印度人,风一吹起,腐臭人肉味令人作呕。
  敌军伤亡也不少,折损将领,除Mallaby将军外,还有 R G Loder—symonds 准将等。然而人民军愈战愈勇,面对敌军现代化战舰大炮,面对敌军惨无人道的手段——if You Have To Shoot,Then Shoot Tokill!因为敌军不愿意护理病员,不愿意处理战俘。
  英军第二天的战役还是失败了,但英军始终不理解英雄人民的精神气概:牺牲胜于投降,重伤仍需杀敌!
  11月12日,泗水战役第三天。凌晨。
  英军重施故技,海陆炮轰泗水中心区。太阳起后,Raf型轰炸机狂轰滥炸,人民军以敢死队为主沉着应战。
  三天的战役把3/1泗水城炸成断垣碎瓦,废墟一片。英军总司令部13日发表公告说,泗水一战丧生者1000人。但星洲电台报道说,泗水人民丧生者达15000至18000人。英军公报又说,英军军官4人丧亡,2人受伤,战士169人丧生。
  英军极力掩盖战情,以瞒骗世人。然而反抗侵略的战火越烧越旺,下列地区的人民也义无反顾地燃起反抗的火焰:Magelang、Salatiga、万隆、苏加巫眉、椰城、棉兰、巴东、巨港、马辰、锡江……
  泗水人民反抗侵略的爱国热情达到了沸点,甚至超越沸点,其感情冲动近乎歇斯底里。他们把危险、死亡践踏于脚底下,他们视死如归,他们如饿虎擒狼,誓把侵略者吞噬;有的战士被子弹击中了,或被手榴弹碎片穿入体内,或被炸弹炸伤,血流如注,但他们没有呻吟叫痛,没有呼天喊地,没有大喊爹娘,没有喊叫爱人妻儿。他们像董存瑞、黄继光一样,喊出震天动地的豪言壮语:“独立,同志,战斗,继续战斗,直到最后一滴血!”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还念念不忘独立,声嘶力竭地高喊:“独……独……独立!”
  一辆满载小箩筐饭的货车奔驰在马路上,驶进战区时被迫及炮击中,车身翻滚,筐饭散落,司机重伤。他在呼出最后一口气前高举拳头高呼:“独立,独立!同志,继续攻击……”
  生命为共和国,生命为独立的精神激荡着整个泗水城。女青年学生在红十字会里,在医院里日夜奔波,日夜工作,她们忘了睡觉,忘了休息,她们在枪林弹雨下,匍匐前进,把筐饭送到战区,回来时又把死伤战士运回后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