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2年02月21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R7]

汶莱华人概况和汶莱华校的困境

刘华源
  在汶莱,华人是少数民族。华人只佔总人口40万馀的11%,约4万5千人。独立前,华人人口佔全国人口的比例在英国统治时期曾高达23%(如1971年 全国人口为136,256华人人口为31,925)而在自治时期,华人人口佔全国人口比例曾下至20%(如1981年 , 全 国 人 口 为192,831, 华 人 人 口 为39,461)。1984年,英人结束殖民统治时没有就华人归宿和身份问题与独立政府达成协议。很多人因没有国籍或永久居留权,被迫再度移民。独立前后,出现两度移民浪潮,流失了估计万名的华人精英和工商界人才,特别是在石油工业的高级员工。
   一位人口学者指出:华人人口到了1986,永久性人口只佔华族人口的50%,其中20%为公民,30%为永久居民,其馀50%则属临时性居民。1986年的华人人口估计为4万人。这种情况,至今没有多少改变。今天,还有成千上万的华人因为没有国籍,缺乏归属感,感到前途不明而徬徨与烦恼。
   处境虽然未尽如人意,一般地说,华人还是庆幸能生活在“汶莱和平国”,得到英明的苏丹陛下的维护,享受着福利国的诸多福利和公平待遇。汶莱因为信奉伊斯兰,不允许种族歧视,国内种族关係和谐。华人有善于经营生意的传统,在市场上还有他们大展宏图的空间。华人子弟的就业和出路,虽然越来越狭小,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主流社会。唯一遗憾的是,很多战后在汶莱受教育后出国留学,毕业后归国,因找不到适当的职业,常年留在外国甚至索性入籍外国。这多少给许多家庭带来遗憾!
   汶莱“华校”目前面临困境是因改制引起。1992年,教育部勒令国内私立学校转化为国民学校。这一决策对教会办的英语源流学校,影响不大。对以母语为教学媒介语的传统华校,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这是因为国民教育政策从 1984汶莱独立到1992,经过一段时间演变后,政府决定推行双语(即马来语和英语)政策,从小学四年级起至中学四年级的课本为英文本,学生一律须参加官办的各级统一考试。华校经过好几年的艰苦挣扎,才逐渐适应过来并于近年取得优越成绩。由于新的教育政策只允许华语作为一个科目列入华校课程,且节数比英语和马来语少。上不上华语科,由学生选择。华语不是必修课,又不是必考科,上课的节数又少,华校华文程度,一落千丈!情况已经恶化到我们的子弟已经连阅读华文报的能力都付之阙如,遑论写信写字条这样简单的书写能力。
   汶莱的社会是多元的,约70%是穆斯林马来人,其馀为华人、印度人、菲律宾人、及土着如杜孙、克达央、依班、达雅克等。华人要融入这社会,不得不在教育问题上作出妥协。八间华校接受改制,充分证明了华人社会的真诚意愿。改革以来,华校的英文、国语及国家意识显着提高,部分的满足了华社办华校的需求。现在各华校董事部要努力的是如何在现有体制下通过各种措施补救不断降低的华文程度,怎样保留华人的传统文化和风俗习惯,以满足华人社会办华校的初衷。
   汶莱的华校办得生气盎然,尤其是三间中学即首都斯里巴加湾的中华中学、油城诗里亚的中正中学及行政中心马来奕镇的中华中学都办得非常出色,深受学生家长欢迎。这些学校在英人统治时期就已创立,历史悠久,如马来奕中华中学去年庆祝建校80週年。改制前,华校生的出路宽广,就业或出国留学没有阻力。当年留台或新加坡南洋大学回来的大学生,在社会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华校生留学欧美、澳洲纽西兰及加拿大,成为双语兼通的大专人才,大有人在如现在台湾的汪相波律师、在澳洲的徐荣华律师、在汶莱的俞庆在律师、刘华源律师(我本人)华文报世界闻名人物如丘启枫教授(现为汶莱时报(BRUNEITIMES副总编),汶蚬高级部主管、电脑资讯界奇才傅文成。。。不胜枚举。
   改制后的学生所面对的挑战,刚刚相反。华文在经济全球化中日益重要,崛起的中国在全球贸易上举足轻重。在新的形势下,我们的学生的华文程度能否通过自身的努力提高到足以应付未来的需要?我们会否因改制,华文程度下降而失去竞争力?我们今天的华校,能否培养出一批优秀的双语(华英或华巫)人才?
   这是华人社会当前所最关心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