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1年02月22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A7]

侨生小说家、剧作家和影视导演杨章生

  夫人菲菲杨
  
   与菲菲扬结婚
  
  1927年,杨章生与亚齐省的一位混种华裔姑娘结婚,她原名陈金娘,父亲法国人,母亲是印尼华裔,但父亲早在她出生前就抛弃了她的妈妈,因此她是在单亲家庭长大。根据黄玲说明,陈金娘是杨章生的第二位夫人,在此之前他已同另一女人结婚,生下两位男儿名阿曼和桀基。根据记载,陈金娘与杨章生结婚后,到1931年才开始学跳舞,因为她要在“月光水晶笑剧”当一名舞蹈演员,起先杨章生反对,但后来,只好答应,从一名舞者,她在1933年4月29日成为舞台上的女主角,她第一次走上戏剧舞台取艺名为“菲菲扬”(FIFIYOUNG),“菲菲”是当时一位法国著名影星的名字(FIFID’ARSAY),而“YOUNG”是她丈夫“杨”姓的中文发音。“菲菲扬”一炮打响,红遍话剧界,她以美丽和善舞到处受欢迎,特别是在马来亚吉隆坡,连雪兰莪州州长也热烈捧场,每次观赏她表演,经常大号喊叫,“一二三,我们要菲菲”。
   杨章生特别为菲菲扬写了好多舞台剧本,其中较著名的为“R、A、MORHIA”,戏中菲菲扬扮演一位爪哇姑娘,后来与一位欧洲男人结婚,又因为荷兰女把她抛弃。这故事是菲菲扬的不幸故事,演来惟肖惟妙,十分动人。菲菲扬精通西方舞蹈,也精于东方舞如爪哇舞和峇厘舞,她可称是舞蹈超级演员。
   1934年,杨章生和菲菲扬离开“月光水晶”剧团,自己组团创业但不幸失败,经过当时政治人物拿督天猛公夫人介绍,加入由名舞蹈家 DEWIDJA领导的DAMADELLA剧团。他们一起到数个亚洲国家巡廻演出,到过中国、印度和缅甸,并准备到欧洲巡廻,但杨章生和菲菲扬因家事而回到爪哇。回来后,两夫妻决定创办“菲菲扬宝塔剧团”,与一位关岛的美国人亨利杜尔德(HENRYLDUARTE)合作,该美国人自1929年起就在新加坡和印尼居住,因此双方合作经营,成为一个十分生动的剧团,受到当时智识文化界的好评。因为他们资本不大,主要剧本就由杨章生编写和导演,其中有《帝汶故事》、《伊达少女》(峇厘少女故事)等等。
   一些名剧如GAGAKLODRA系列,后来改写为小说而十分闻名。
   参加电影工作
   1940年,菲菲扬第一次参加电影演出,影片老板是当时印尼著名制片人FREDYOUNG。杨章生写了一部电影剧《玛达兰的短剑》(KRISMATARAM),映出后十分成功,因为菲菲扬在印尼舞台剧已十分著名和普遍。
   1942年,日军侵入印尼后,杨章生和菲菲转而加入“泗水明星戏剧团”,1945年,杨章生再创立另一个新剧团,取名“多彩舞台戏”,(SANDIWARAPAN-TJAWARNA),他招聘一些新演员,遇到一位名叫米比马兰卡(MIPIMALENKA)或名米比果达达丽(MIPIBIDADARI)的少女,她年纪轻轻,不是很聪明,但外观好看,可扮演现代女性的角色,杨章生希望可创造好戏剧。她演出不多,但由于有良好教育可做些秘书工作,因此杨章生安排协助打剧本、小说和诗歌,结果,像他写的《锡江的民间故事》,杨章生对她发生爱恋,通过诗歌向她示爱,后来娶她当第三夫人,并在菲菲扬同意下住在雅加达同一屋子内。
   第三夫人与杨章生生下一位男孩,取名JOHNY,她停止演戏,另外开了一间餐馆,生意很好,他们计划在铭登高尚区开另一间餐馆,但菲菲扬的妈妈到了住在一起后,他们之间开始争吵,大约在1949年,第三夫人离开杨章生,后来,杨章生为此写了一部电影故事,题名《没有美玲达就不是天堂》(SJORGABUKANSORGATIDAKDEN-GANMELINDA),他深深自感内疚和自我谴责,认为在不负责情况下让第三夫人出走。
   在伤心之下,杨章生前往南苏拉威西居住一阵子,他的剧团移交给查玛鲁汀马力克(DJA-MULUDINMALIK),他在南苏收集了一些故事,并遇到一位有趣人物何荣志。
   最后定居玛琅
   杨章生最后12年定居在玛琅市,他发现这是一个拥有良好文化的环境。该市一批华人侨生艺术家和文化人在日军侵占时组成一个“星风社”他们定期举行音乐晚会、演戏或聚合谈天,他结交一批好友如王建美(摄影师)、陈立本(油画家),后者为杨章生的文集封面设计图案,并曾陪他的“泗水明星”剧团巡廻以设计话剧。在玛琅市,杨章生遇到黄玲,一位华文老师和业余演员,曾在他的话剧《玛琅美农》(MALANGMEGNON)内扮演妈妈的角色。当时,黄玲是一间华校教师,时年38岁,她已离婚,有一位儿子。经过几个月来往,黄玲成为杨章生的第四夫人,两人生活非常快乐。他告诉好友王建美,黄玲给了他舒适的生活,是他一生中未曾得到的家庭生活,他可以在家接见友人并一同欢庆生日,这在过去的夫人中从未曾有过,因为当时他们都忙于舞台工作。
   杨章生和黄玲开了一间花店,店名“玛琅美农”,由于玛琅气候鲜冷,花卉十分新鲜美丽。对每一次订单,杨章生都写一首诗歌附在花卉上,符合赠花者的主题,这给客户十分满意,即使在杨去世后,很多买花者还会要求附上诗歌,但黄玲已无此能力。这些小诗多种多样,可惜黄玲未留下副本。杨和黄玲原计划再开一间面包店,他还亲自去学做面包,但这计划最终没有实现。
   与夫人黄玲的最后日月
   黄玲在80岁时接受欧阳春梅教授的访问,回忆她与杨章生的最后生活时还是泪流满面。她说明这是他们最幸福的婚姻,她教杨章生中文,杨教他西方舞步,他们每个月都一起去野餐和参加一次交际舞会,杨章生事事要安排她快乐生活,而她也做出不少牺牲,比如深夜当杨章生灵感一来,就爬起来在床旁打字写文章。那时他写了许多短篇小说寄到《明星周刊》或《自由》(LIB-ERTY)杂志发表。黄玲结婚后继续当华校教师,杨章生曾要求他辞职在家,但杨忙于写电影剧本和短篇小说,各自忙碌,因此她拖到1960年才正式辞职,因为当时杨章生开始患肝病,数次进出医院。1962年11月2日,黄玲陪他过60岁生日,以素菜餐招待他的道贺朋友。他们还同他谈天开玩笑,但想不到这竟是最后的生日,两星期后,他再次进医院,于1962年11月30日逝世,享寿一个甲子。像许多侨生作家一样,杨章生从来没有收集他自己的文稿,他死后只有很少几本文集收存在雅加达他儿子家里。杨章生生前告诉黄玲,他计划写一本自传,但黄玲从文档中没有找到任何自传作品。(中) 李全